ShikiAOKI

ars山组担 杂食
🌟
低产
🌟
我叫青木織
🌟
sz相关博→@佐藤ネオン

森林

●吉榎
●原梗来自 乙一《Zoo》

01.

榎本早上醒来的时候总觉得胸口闷得慌,总出现在梦里的那片森林的树木在睁眼的一瞬一齐断裂压迫肋骨收缩胸腔的感觉。

这片森林散发的气息也让榎本困扰了很久,好像去到那里就能找到失踪多日的恋人一样。但是不擅长从嘴里派遣出话语的榎本似乎是不太可能向他人描述那片树木的。

恋人是一个行踪不定的家伙。之前也有过突然出门半个月、然后带着夏威夷的伴手礼回来给榎本一个拥抱。

换下睡衣的时候看见了衣柜里对方送自己的那条红蓝斜条纹的领带,听对方说,蓝色代表理性派的榎本,而红色代表自己。

好像是很合适的比喻。

榎本从床头柜摸起那张照片,圆溜溜的眼睛深处永远都不会褪去尖锐的热情。即使内心相信他一定又是去哪里旅行了,过于发达的泪腺都已经使眼眶染上红色了。

他吸吸鼻子,想用毛衣已经盖住手背的长袖子擦擦眼尾,他发现自己已经戴上了眼镜,眼前的失真不是视力的问题。

今天也应该试着去找找对方了。

榎本很怕冷,而现在还是三月初,一个星期前附近的小山还有人滑雪——不太出门的榎本知道这件事是因为发生了雪崩事故导致许多人下落不明——他觉得自己需要裹上厚厚的大衣才不会在路途中支撑不住。

那个行踪不定的恋人,那天会不会也去了滑雪?考虑到这个可能性,榎本决定在一天的最后去那附近看看。

02.

公司里的同事们仍然没有给榎本好态度好脸色,因为他们不知道榎本的恋人失踪了,榎本也不会告诉他们,好像会让自己像只可怜虫,博取不必要的同情心。

今天的工作来了,榎本摸摸口袋里紧紧贴着大腿外侧的照片,背上工具包从公司里离开。

03.

小动送走店里的常客,鞠躬末了,一抬头就对上了酒瓶底一样的黑框眼镜后毫无波澜的眼睛,穿着也不像是会光顾巧克力店类型,而且眼镜腿上还牵着一条眼镜绳,说实话,很土。

——若是第一次见到他,也许还会很好奇对方实际上是怎样浪漫的一个人。

"请问您见过这个人吗?"

在眼镜儿开口的同时,小动在心里跟他开始说出了同样的话。

果然又是来问这个人,有着弯弯发尾的、眼睛圆溜溜的人。

"这个人发尾是翘起来的,眼睛圆圆的。请问您见过吗?"

啊对,是发尾翘起来的。

小动拍拍自己的脑袋。

虽然不知道在这个人身上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但是他确实已经过来问过好几次了,而且几乎都是在上午。

"不好意思,我真的没有见过他。"

小动已经竭尽了耐心和真诚来回答他。好在眼镜儿不是很难缠,简单地道谢以后就离开了。背影的落寞让小动为帮不上忙感到可惜,但如果每天都要被问同样的问题,再温柔的人的温柔都会崩溃,转换成冷眼。

他是有多健忘?还是过于谨慎?亦或是强迫症一类的心理疾病?无论是哪种都有些令人不快。

只希望他不是想要成为人人夸赞的重感情模范。

小动想想学姐,走回了店里。

04.

今天买草莓蛋糕卷的队伍也很长啊。

波多野看看柜台后面的钟,好在离换班时间还早,多等一会儿也没有关系。

"那个,打扰一下。"

"今天也没有见到耶。"

不用多想,一定是榎本先生。

波多野所在的医院科室门外的监控摄像头也是榎本来装的,所以当时就眼熟了一下,名片也都在互相的名片夹里呆着。

在印象里,榎本先生冷冰冰的,像手术前的手术刀。现在看见他那张裹在长大衣里被冷得红扑扑的小圆脸才觉得,这个人是真实活着的。

"不好意思,我有试着在人群里注意一下,但是没有看见过。"

如实地回答了榎本以后,波多野看到对方迟疑地点头。

"是一个发尾翘翘的…"

"眼睛圆圆的人,对吧。"

榎本先生好像对我很不放心,总觉得我会不记得吧,昨天和前天都像此刻一样露出了稍显心情复杂的表情。

队伍刚好排到了正在胡思乱想的波多野,他刚向店员点完单,回头榎本就不见了。

他应该对在找的人很在意吧?时间很紧张才会不辞而别。

波多野提着纸盒子,想着昨天病人的手术方案,走上回医院的路线。

05.

又来了,那个男人。

这几天就在下班之前,这个带着眼镜的男人都会到加油站来,大概是因为加油站员排班的这个时间段刚好处在普通上班族的下班时间。

二宫双手抱在胸前,斜着脑袋看他冲着自己走过来。

"不是都说过了没有见到吗。"

他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如果说眼镜男每次过来都会顺便给他的小面包车加油的话二宫还是很欢迎他的,可是他貌似也是在金钱方面相当节省的人,只有第一次来的时候加了油。

"请问…"

"没有看到这样的一个人,非常抱歉。"

二宫的态度如果是一桶水的话,那么这次回答已经见底了。他转身走进加油站的小屋子里,尽量地避开眼镜男。

不知道他在找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每天都要来这种山脚下不靠近任何住宅区的加油站,破坏二宫一天只拿钱不干活的清闲。

小面包车离开了加油站,二宫还在莫名其妙中浸着。

完全没有同情和可怜了,好奇和厌烦掺杂着不清楚算是怎样的心态。

管他呢,一天里就他一个人天天来问事儿这点麻烦的话,好像也没多大关系。

二宫拿起扣在桌上的游戏机,继续他的通关大业。

06.

榎本驱车在不是很笔直的山路上前行。近日气温也有回升,雪化得差不多了,公路上也会冒出几股水流。

滑雪场已经拉上了警戒线,不过这个时候也应该休业了,目前还能遇见下山的车。警方的再次搜查好像不会那么早开始,车辆还没有限行。

不过这一天打听下来,除了在消息方面一无所获以外,人们的回答里充满了疑团。

圣诞节的时候恋人送的巧克力确实是早上拜访的那家店的,榎本以为店主可能会对曾经的客人印象比较深刻,结果似乎并不是这样。

而且——

今天,应该是我第一次出门寻找恋人吧?

榎本的脑内挂满了问号。

榎本向来贯彻他人眼中的神秘路线,从不透露任何个人信息,没有好友,也没有可以依靠的亲人。他也挺意外为什么自己能有个恋人的,但是对方的性格确实可以撕裂一切铜墙铁壁。

——为什么不仅是相识的波多野医生、连加油站那位之前素未谋面的职员都清楚他搭话的目的?

这个世界上除了榎本和他的恋人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榎本的恋人行踪不明这件事。

那是为什么?

窗外暮色降下来了,车越往前行头顶上的树木就越多,树梢、树枝、树干和水泥路面形成的胸腔——

和榎本今早的胸腔一样,被压得似乎喘不过气来。

脚突然不受控制地踩下了油门,榎本才发现自己头上已经布满细密的汗水了。

他侧身抽纸巾的时候,想起路边森林不远处有一间木屋。虽然是不远处,在公路上也很难看见。至于知道它的存在这一回事,恐怕是曾经给那间屋子换过外部的辅助锁的原因。

会不会有还没来得及搜救的人在里面?

榎本锁了车,一边呼呼地吹着白气一边打着工具包里放着的手电筒进入了森林。草叶上还有滞留的雪水,裤子很快就被濡湿了好几块。泥土好像没有解冻的居多,每一步的落下都伴随着颗粒间的摩擦。他手里的光束是整片区域唯一的照明。

恋人多次邀请过榎本上山滑雪,榎本实在拗不过对方,还是去了。就在两个星期前,他们登上了雪山顶,虽然冷得不行但还是有点小自豪,最后榎本和恋人平安的回到家里。

就在这种没有光亮的森林里,居然有一条被人走出来的小路,弯折的草清晰可见。

是谁会在这种时候上山?

走了约莫二十分钟,木屋的轮廓出现了。心里虽然紧张了一把,榎本还是继续平稳地冒着白气,接近它的门口。

自己亲手装上的锁依然完好。榎本掏出细细的金属棒,撬开了锁,推开了大门。

里面比森林里还要黑,一按常理来说绝对是没有人居住的,就没有了先说一句"打扰了"的礼节。空气里有异味,但是嘎吱作响的木地板更能夺去大部分注意力。

07.

屋子内侧的木地板有一块有整齐的分界线,是被切成了方形。而越靠近那边,越有清晰的异味。墙壁和木板间有明显的缝隙,像是特地留给人频繁打开用的。

这个屋子里散了一地的私人物品,有常见的红色记号笔、屏幕碎裂显然已经不能用的手机和身上有棕色污渍的线缠成的人偶。

——那只人偶!

是恋人常带在身边的!

如果没有出问题的话对方就在——

这块独立的地板下方。

榎本什么都没有想,也什么都没能够想,从够伸入指尖的缝隙中,把木板就这样打开了。

发尾仍然还是翘起来的,眼睛却已经紧闭着,难以认出形状,不知道是否还是圆溜溜的了。腐臭味从泥土下方传出来,蛆也是在四处逃窜。光靠泥土上方的小半截身体看,对方穿着两周前的那件滑雪服。

榎本觉得世界被打乱了,所有拼图的碎片都在重新组合,被记忆主观地包装出来的真实是假的,只有恋人早已在两周前去世这件事裸露在寒冷的空气里。

——啊,对了。

两周前我们在山上就遇上了暴风雪,被困在这间屋子里——

恋人深知榎本怕冷,在他失去知觉的时候一直紧紧抱着他,甚至把穿在滑雪服内的自己最喜欢的卡其色大衣脱下来给榎本披上了。

等榎本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

外面是金黄的阳光和洁白的大雪的世界,仿佛在刻意回避榎本身边的人已经不会醒来一事。

榎本颤抖着伸出手抚摸对方原本饱满红润的双唇,现在是苍白的、绵软且附着黏液的。

四处搜寻人的不是别人,走出通向木屋的路的不是别人,多次打开木板的也不是别人。

是这两个星期内的自己啊。

榎本听得见自己快要哭出来的呼吸声,看得见因为蜷成一团而出现在眼前的膝盖,但是他不想知道恋人已经死去了。

就像这十几天做的事一样,不承认就好了。

今天也把所见到的真实忘记吧。

如果明天还在寻找的话,也能度过一个仿佛世界里还有对方的白天。

在警察发现对方之前——

没有任何人知道对方已经死去,唯一的知情者榎本认定对方活着的话,就是活着的。

榎本盖上木板,想着明天也要尽全力询问恋人的消息,离开了沉重的森林。

END.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