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kiAOKI

ars山组担 杂食
🌟
低产
🌟
我叫青木織
🌟
sz相关博→@佐藤ネオン

[翔智]綿菓子

*谨贺2017.8.11山之日

01.

如果问正在上小学的樱井修"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的话,也许他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想成为优秀的职业橄榄球选手"。如果樱井翔也能如此率直地回答这个问题就好了。可是想法是会随着眼前情况改变的,比如说带着一直想当记者的樱井舞去逛街,她也一定会选择先多买几条好看的裙子再考虑记者的事情。

——再比如说,即使是想要早日解决课业中学术问题的樱井翔,此刻看着身边暗恋的大野智小口小口地抿那么一大块棉花糖,也不禁思考变成棉花糖是否会更适合心脏比大脑还要欢呼雀跃的现在一点。

02.

在约好的桥前等大野智的时候樱井翔有想象过,他今天的穿着和心情以及穿着和心情造成的此次约会的结局。

约会?樱井翔斟酌着这个词。算是约会吧。

差不多一周前决定去大野智读的艺术学院门口拦人邀请人一起去夏日祭的时候,樱井翔就已经列好话题清单,甚至详细到了还用什么口气什么句式,以确保不会出现把气氛拐到刨冰机里的对话。

但是好像唯独忘了给这个日程起名——起一个不是自己心里偷偷摸摸称呼着的名字,而是不仅可以写在日历上,而且可以出现在交谈里的名字。

03.

大野智和水色浴衣应该跟搭。

樱井翔靠在桥的护栏上,俨然是一副正在等待同伴的形象,可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似乎已经戴起了鸭舌帽、手里拿好了卷成喇叭状的剧本、坐在可折叠桌腿的白色长桌前物色主角们的服装搭配了。

他目前染成棕黄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和温柔安静而不失戒备的气场,不就很适合水蓝色吗,如果袖口上加上粉色花瓣说不定更称他的清秀一些。

不行,他是男性啊,至少不能把女式和服这么正大光明的穿出来。

那么水色羽织也可以嘛。

樱井翔把身体的重心移到另一条腿上,向一边撇着嘴,缓慢的风也停下来了,他像乘凉的老大爷一样握住扇柄根部,翻动手腕,让扇面往自己胸前拍。

我的角色就像我一样穿着白底不均匀的灰条纹浴衣就好了,虽然现在给天色染成了橘色。现实里即将开演的这场戏,樱井翔一角在结尾若是能说出埋藏在心底的话,便再也不会有第二次了。

无论对方的回应如何,随着恋心诞生的句子传达到了也便没遗憾了。

最终大野智穿着深蓝色的浴衣出现的,虽然和预想中的颜色灰度不同,毕竟也是蓝色的。而且樱井翔在见到一路小跑的大野智时,一瞬间把水蓝色浴衣从排行榜第一名挤了下去,换上了深蓝色浴衣。

他穿的就是最好看的。

04.

盯着人看太久的话,被发现后对上视线有些不知所措。

"翔君也想吃棉花糖吗?"

把明亮的双眸笑弯的大野智好像只觉得樱井翔是在馋棉花糖而已。樱井翔仔细想想,会给他留下贪吃的印象也确实是自己的问题。只可惜想吃的不是棉花糖。

"啊,不是。看智君吃得很开心的样子。"

"是吗,呼呼呼。"

本来想说的那两个重点字可能被晚饭卡在肚子里了,樱井翔有点懊恼,表白应该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比考上庆应还难。稍微有点落后哒哒哒地向捞金鱼摊位前进的大野智,樱井翔能看到的只有他圆鼓鼓的脸颊。

棉花糖在到达金鱼先生们那里之前就被大野智吃完了。白色的松松软软的絮状棉花糖,会融化在大野智的口腔里。这样啊,所以他总是说一些可爱的黏黏糊糊的话融化樱井翔放弃告白的决心。

"智君好厉害啊——"

樱井翔的纸网第无数次被洇破后,他终于放弃了亲手捞一条金鱼送给大野智的想法。往身边一瞧,真不愧是鱼类爱好者,大野智的盆子里已经有将近十条金鱼了,店铺的老板脸色有些发白。

盯着鱼的样子像只小猫咪。

"是翔君没有掌握捞金鱼的诀窍哦。你看,鱼往这边靠近以后…像这样咻——地捞起来就好啦!"

说着他又把网切入水里,金鱼如何摆动尾巴也反抗不了在一两秒间离开了水面的事实,短暂的缺水以后在水盆里又变得平静。

说明还是抽象得令人头疼,之前向他请教画画的时候也是困扰得不行,下笔要"哗——"地一下、"沙沙"地洗笔之类的,都是喜欢上以后才会觉得可爱的地方。

是啊是啊,都喜欢上了,头疼的原因就不是为什么说明这么抽象了,是他为什么这么可爱了。

"诶——真的捞到了!"

"呼呼呼,我只告诉过翔君我的秘技耶。"

大野智好像毫不在意地说出这句话,翘着一边的眉毛瞥了一眼樱井翔,对于樱井翔来说又是一次眼神接触的电流。

"不好意思,请给我这两条金鱼,分开装。"

大野智按着膝盖慢慢站起来,指出了盆里一条黑黑的和一条身上有红色圆斑的。

老板听见指示,松了一口气一样的恢复了脸色的红润,声音洪亮得和对面叫卖章鱼烧的大叔一样。

"好的!马上给您装好。"

接过老板递过来的两个扎好口的装着金鱼的透明塑料袋后,大野智把黑色那只递给了樱井翔。

"这是送给翔君的。"

"谢谢智君。"

触碰到纤细的手指的时候,樱井翔的愉悦等级又上升了不少。一次也好,想成为能牵住这只手的人。如果只有一次的话,一定不能让他觉得手疼,也一定不能让他感受不到我的坚定。

牵手也是一件很难的事啊。

长辈们说的人生中充满困难原来是这么真实地体现着。

木屐敲击灰色石板道路的反复仿佛成了大野智的节拍器,他一直哼着歌,时不时地还瞄瞄樱井翔。虽然樱井翔装出了一副正在让夜色和祭典灯笼光芒映进双眼的样子,他在注意的仍然是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在引诱他的人。

应该是多心了,为了惩罚胡思乱想的这颗心,才会有现在感受到的酸痛。

手上提着的金鱼袋子的部分,已经混合了两个人手心的温度。

如果自己是棉花糖,就可以直接让两人的温度融在一起了。

樱井翔还是把藏在襟下的那两个字准备好了。

05.

好久没有这样蹲在河堤边看着仙女棒迸出划着略有弧度的火星了。

连上次逛夏日祭都是小学的时候了,左手牵着妈妈右手牵着樱井舞,樱井修那个时候还没有出生呢。樱井翔记得自己好像拿着仙女棒吓唬了妹妹,妹妹的大哭让他不知所措。现在大野智一声不吭,樱井翔也挺不知所措的。

"那个,智君。"

"嗯?"

樱井翔不知道为什么要叫大野智一声,这样冒冒失失地开口已经不像他樱井翔了。必须要想到点什么。

"呃…今天你姐姐不一起来吗?"

"她呀?要带孩子所以脱不开身吧。翔君的妹妹才是,不和男朋友一起来吗?"

"她哪有男朋友啦。"

"可以约有好感的对象一起来嘛。"

"确实,'说到夏天的恋爱就是花火大会了'这样的话她说过好多次。"

"是吧,距离缩短哟,呼呼呼。"

约了喜欢的人出来,想要缩短距离的人就在你面前啊。

樱井翔不敢狠狠地盯着大野智的侧脸,怕太凶会把他戳痛。

"智君,要怎么画熊猫?"

"写实的就照着图片画啦?还是说你想画卡通一点的?"

"我也不知道我想画哪种…我自己画了一个拍下来了。你看。"

"好…哈哈哈哈哈哈,翔君太厉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野智捂着嘴笑到发不出声音,仙女棒都给他抖灭了。拿着手机的樱井翔还奇怪呢,他看看屏幕里的那只身上长着黑色斑点的斗鸡眼动物,这不是画得挺好的吗,为什么笑成这样。

不过可让他开心啦,好感度勉勉强强也是上升了一些吧。

"嗯…那关于钓鱼。智君最近钓到了什么吗?"

"没有耶,都是些特别普通的小鱼。"

"这样啊…"

眼看着气氛慢慢地往刨冰机里滑,樱井翔只能绞尽脑汁地想准备的话题。

"今天是乘电车过来的吗?"

"是耶,下车以后马上找不到到桥前的路啦,当时可着急了。"

"嗯,那后面是问了路吗?还是用手机看地图了?"

"地图对我来说没用的,我在车站附近遇到了一群穿着浴衣的人,他们好像也是约在桥前,就…跟着过来了。"

"那很幸运耶。"

"嗯,算是吧。"

身后祭典舞台传来的太鼓鼓点好像在倒数对话终结的时间。樱井翔可不想让大野智觉得和他一起看花火特别无聊,但是这种时候才发现准备的话题已经过去了,而原先想好的帅气的台词还在后台待命,并不知道自己的节目已经给主持的嘴跳过去了。

手机在袖子内部的口袋里震动了两下,然后是一连串手机自带的音乐,前者是短信,后者是樱井翔给自己定的离花火升天还有三分钟的闹钟,他想着可以争取一下时间表白而设置的。说不定可以在放烟花前表达心意,如果时间把握得好的话在爆鸣声中交换一个青涩的吻。虽然不是一个喜欢浪漫的人,但是在喜欢的人浪漫一点也是耍帅的一关。

樱井翔掏出手机,是妹妹发来的。

「哥哥加油!记得表白前先问问对方有没有喜欢的人!」

这个小姑娘比自己还急,这种意图明显的话题不要也罢。

看着大野智有点偏向这边的侧脸,仙女棒微弱的光芒吃掉了脸颊的阴影,他此时正在着急着让光芒不要继续微弱。无论是稍稍皱着的鼻子还是撅着的小嘴,都是在樱井翔心里拨动弦奏出一股暖流的关键。

还是听妹妹的好了。

"智君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嗯——有很在意的人。"

樱井翔心冷了半截,是自己带出来的话题再苦涩也要继续下去。

"那,有约过对方吗?"

"没有。"

大野智捋了捋鬓发,弯出了细长的眼尾,就这样看着不知所措的樱井翔。樱井翔脑内一片空白,哪听得见太鼓那方"烟花即将升空"的扩音器告知。

剩下的话只有一句了——再问下去小心脏会受不了的。

如果是棉花糖的话,在大野智腹中就能知道他到底在想着谁了。

06.

"其实,我喜欢你——"

所谓花火根本不会知道单恋者的勇气和小心思,它只会按照时间计划表出现在夜空舞台上绽放它的颜色。表白的后半句被花火打断,但是樱井翔能确认大野智是听见了的。

大野智的双眸突然亮了起来,那应该是吓了一跳的反应。樱井翔希望自己这个时候的脸不是红了一片,他想当刚才大野智吃的白色的棉花糖。

随后眼前的那个人摇了摇头。

就靠着这张脸,樱井翔至今为止的恋爱没有告白的经历。

初次告白缺少经验果然不会成功吗。

樱井翔觉得自己全身上下就只有靠近花火的耳钉在反光,其他地方都和情绪一起暗淡低落下去。即使花火的表演声震四野,也只是延缓拒绝的台词的到来而已。

但是刚才一直萦绕在身侧的香味突然缠上樱井翔的脖子,对方小小的唇瓣贴上樱井翔干燥的嘴唇。樱井翔感受到他无比靠近的气息,脑内炸开了比天空中还要炫目的烟花。他按住大野智的脑袋,舌头撬开他羞涩的齿关,闯进口腔,加深了这个吻,直到河堤边只能听见车辆的警报声。

大野智从樱井翔怀里离开以后喘了一会儿气,精灵一样的耳朵尖儿是愉悦的粉红色。

两人半晌没有说话,樱井翔在使劲梳理刚才发生的事。大野智的举动让人很头疼,明明摇头像是拒绝了表白,却要主动亲上来。必须用语言去证实这是不是他的回应,但是不知如何问起。

"智君…是怎么想的?"

"翔君也太迟了。"

同时开口也让人感到很头疼。

"诶?"

"告白,太迟了。"

"那、那……"

"谁会接受一个没兴趣的男人的花火大会邀请啊。"

那个摇头,原来是在嫌太迟了啊。

樱井翔想把别过脑袋的小猫抱住,强大得可怕的理性作祟,他没有这么做。

"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并肩走在石板路上穿过熟悉的店铺的时候,樱井翔问起。

"那还用说吗。"

大野智把他白白的手伸向樱井翔。樱井翔换了只手提小黑鱼,它正朝着他张张嘴,大幅度晃了晃尾巴。一把牵住大野智的手以后,樱井翔发现牵手也并没有那么难,心意相通了连对方需要多大力度也能清楚了。

棉花糖已经不值得我成为了。

樱井翔想。

路过卖棉花糖的小店时,大野智停下了。

"翔君等我一下哦,我要买棉花糖。"

然后抽回他好看的手,去向卖棉花糖的大叔要了一模一样的一份白色的棉花糖。意料之外的是,他把棉花糖给了樱井翔。

"翔君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想吃的吧?"

"啊,嗯,谢谢智君。"

真的不是想吃棉花糖,是在看你——这种事根本没办法告诉有的时候特别迟钝的大野智。樱井翔按自己的速度吃着棉花糖,一会儿就只剩根棍子了。

在一旁偷偷盯着的大野智心里想着,

"真好啊,

我想成为棉花糖。"


FIN.

#写的时候想着bgm就用bn的わたがし了,结果写出了和歌词不同的结局,能是HE真的太好啦!山真好!拖了快一个星期的贺文呜呜呜

评论(7)

热度(47)